欢迎来到 - 妈妈讲故事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历史故事 >

造船灭倭寇

时间:2015-06-13 18:44 点击:

明隆庆年间,倭寇祸乱南方沿海地区。由于大明水师主力在北方,南方沿海都是些老弱残兵,因此不敌倭寇,连连败退。幸亏戚继光率戚家军赶来,暂时稳定住了局面。但倭寇以海上的几个岛屿为基地,依然不断骚扰沿海各城。戚家军东扑西救,可倭寇采取游击战法,见戚继光的军队就避开,专打没有戚家军驻守的城池。戚继光兵力有限,只得让几个城池的百姓内迁,并在彭城开始建造三艘大型战舰,准备一举铲除倭寇。潜伏在彭城的倭寇奸细获悉此事,连忙将消息密报给倭寇首领山田一郎。

山田一郎听说后大吃了一惊。他清楚,明军只有中小型战舰,跟自己的海盗船半斤八两,所以双方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旦大型战舰造成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于是,山田一郎一面命密探继续监视,一面做好随时放弃几个岛屿的准备。

这天,戚继光来到战舰建造场巡视,抬眼望去,三艘战舰的主体已经基本建成了,他对负责造战舰的部将高怀德说道:“高将军,这三艘战舰何时能入海?”

高怀德是戚继光麾下抗倭将领中最出色的一位,很受重用。他躬身答道:“回将军,主体虽建得差不多了,但若要下海,最快还要三个月。”

戚继光点点头说:“务必严加警戒,这三艘战舰不可有半点闪失。”

高怀德道:“请将军放心,为平息倭寇,沿海各城的老百姓都勒紧了裤腰带捐钱造舰。末将绝不敢掉以轻心。”

戚继光吩咐几句后离开造船场,赶到数里之外的教军场操练兵马。站在点将台上,戚继光突然就见造船场上空,浓烟滚滚。戚继光叫声不好,忙令所有兵士,即刻开赴造船厂救火。

可是已经晚了,造船场内一片混乱,三艘战舰中的两艘已经火光冲天,根本没法靠近。高怀德狼狈不堪地来到戚继光面前,扑通跪倒,哭诉了起来。

原来,戚继光走后,高怀德不敢怠慢,带领着三位亲信兵丁,继续巡视。当走到一艘战舰前,一位亲信突然“哎哟”一声。高怀德问怎么回事,亲信说:“内急,估计吃坏了肚子。”高怀德让亲信去茅厕方便,自己则带领着另两人接着巡视。

一番巡视完毕,高怀德还没走回大营,就听身后有人叫了起来:“不好啦,战舰着火啦!”高怀德吓得一激灵,疯了似的向事发地跑去。但战舰火势已成,哪里止得住。高怀德喝问怎么回事。这才知道,是自己那位谎称去方便的亲信点的火,接着他又趁乱进入了另一艘战舰,点着后跑了出来,想要去烧最后那艘时,被赶来的兵士堵住,烧死在了第二艘战舰里面。

说到这里,高怀德惶惶不安地看了戚继光一眼说:“都是末将有眼无珠,让倭寇奸细混了进来,末将甘领死罪。”

戚继光的眼珠子都红了,指着高怀德浑身发抖,猛然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头倒在了地上。直到晚上,戚继光才醒了过来,一旁的大夫慌忙道:“将军别动,若想活命,三个月内不要动气。”

戚继光哪里肯听,翻身就坐起来,哪料一阵天旋地转,身不由己地又躺了下去。这下,大夫可急了,说:“戚将军,你又是打倭寇,又是督造战舰,还要忙着练兵,就算是罗汉,像你这样也受不了,身子骨早就亏了。今天你毒火攻心,病已入五脏。将军要是想死,我也拦不住。但将军要真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沿海各地的百姓怎么办?”

戚继光这才点了点头表示听从大夫的话,然后叫来高怀德,命他督造那最后一艘战舰。高怀德哭着告诉戚继光,若是自己再出差错,提头来见。

彭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山田一郎耳朵里,山田一郎高兴得直蹦。早在戚继光造舰之初,他就接到了密报:大明朝廷迟迟不批复戚继光的造舰计划。戚继光造舰的银两都是沿海百姓捐的。

山田一郎诡计多端,顿时就判断出,要是能毁掉戚继光这三艘战舰,无异于来个釜底抽薪。于是山田一郎让埋伏在戚家军中的奸细想尽一切办法,毁掉战舰。

连山田一郎自己都没想到,奸细居然毁掉了两艘,还把戚继光气个半死。俗话说:人无头不走,雁无头不飞。戚继光是大明军民的主心骨,他这一病,整个沿海都慌了。所以山田一郎带领着三千精兵,准备突袭彭城。

三天后,倭寇兵临彭城。明军毫无戒备,很快被攻破了城池。山田一郎进城后,便直扑戚继光所在的将军府。将军府内的士兵拼命抵抗,保护戚继光从后门逃出,倭寇死死跟随。危难关头,高怀德亲率一彪人马赶到,这才把戚继光接到了造船场。

山田一郎眼都绿了,就要抓住戚继光了,这么好的机会岂能白白放过!他下令:谁能杀死戚继光,要什么给什么。这下倭寇跟打了鸡血一样,嗷嗷叫着冲进造船场。

正在厮杀间,有倭寇叫了起来:“戚继光一定在战舰里!杀进去啊!”山田一郎抬眼看去,只见高怀德正指挥着明军,层层护卫在一艘战舰四周,拼死抵抗,宁肯战死,也不退后一步。山田一郎领着倭寇就杀了过去。

就这样,一场血战在战舰四周展开了。明军渐渐不支,开始后退。倭寇纷纷杀到战舰下,掏出挠钩、飞索扔上战舰,攀爬了上去。山田一郎也在其中,抓着绳索,攀到战舰顶上,双臂一用力,纵身就跳进了战舰,却吓得“哎呀”一声——战舰内根本没有甲板,居然是一大片水面。

原来,这艘战舰只不过是有个战舰的外形,里面是一个大蓄水池。山田一郎扑通就掉入水里,刚冒出头来,脑袋顶上又有倭寇砸了下来,战舰内真是比下饺子都热闹。几乎同时,造船场西北角的瞭望塔上,突然一面红旗摇了起来。高怀德大吼一声,率领着明军抖擞精神,重新杀了回来。由于大部分倭寇都掉入了战舰内,当了“活王八”,战船外明军形成优势,倭寇大败。山田一郎被活捉,五花大绑地押到戚继光面前。戚继光微微一笑说:“山田一郎,没想到吧?”

山田一郎瞪着牛眼,说:“你是装病,还是真病了?”

戚继光摇了摇头:“我的确病了,而且的确是因为战舰被烧毁急病的。”说到这儿,戚继光看了眼身边的高怀德说,“但能反败为胜,活捉你,多亏了高将军……”

原来,高怀德知道自己罪不在赦。可没想到戚继光非但没处罚他,还依然信任他。高怀德大为感动,决心戴罪立功。高怀德跟山田一郎打了好多次仗,对山田一郎的脾气了如指掌。他知道山田一郎会趁乱偷袭,可什么时候来,却拿不准。于是他建议戚继光,在最后这艘战舰内,撤掉甲板,灌入水,只要山田一郎敢来,便把他引到战舰里,来个瓮中捉鳖。戚继光想了想说:“山田一郎进城后,必然想把我生擒,为了彻底钓住山田一郎,我来当诱饵。”高怀德虽竭力反对,但戚继光主意已定。就这么着,山田一郎稀里糊涂地当了“活王八”。

山田一郎听完,突然发出一阵怪笑,说:“跟你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你们居然一直拿我没办法,让我从最初的百十人壮大到现在的近万人马,连我都觉得奇怪……”

“你奇怪什么?”高怀德叫道,“那是没把你当盘菜,不然,早就剿灭你了!”

山田一郎讥讽地看了眼高怀德,说:“你连瞎话都不会编。没把我当盘菜,那怎么把戚继光派来了?”

高怀德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好。山田一郎接着说:“后来我才搞明白,闹了半天,你们这些大明官员,几乎都是为自己算计,哪管百姓、将士的死活,可这回,我却没想到,身为主帅的戚继光居然舍身当起了诱饵。行,能死在这样的人手里,值了!”

“混账!”高怀德气得喊了起来。戚继光向高怀德摆了摆手,命军士将山田一郎推出去斩首。想着山田一郎刚才的那番话,戚继光叹了口气,久久不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