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妈妈讲故事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格律诗 >

格律诗与现代格律诗

时间:2018-03-17 02:29 点击:
格律诗与现代格律诗_苗雨时_新浪博客,苗雨时,

无论中国还是外国,在诗歌发展史上都有格律诗传统。这不仅和诗歌的起源有关,也和诗歌表达方式的要求有关。最早的诗是和音乐不可分的,这就决定了它的节奏有一定的规律性。另一方面,诗歌抒发浓郁的感情时,一定的格律有助于造成一唱三叹的气氛,这有利于诗情的传达。诗歌是一切文学样式的先导,从它诞生之日起,由于口头传唱的缘故,就带有某种格式,但真正形成严格的格律是有一定过程的。即以中国诗歌而沦,(诗经)的四字体,《楚辞)的“兮”字句,《古诗十九首》以下的五言诗,《柏梁》以下的七言诗,“自谢灵运辈始以对属为工,已为律诗开始;沈约辈又分四声,创为蜂腰、鹤膝诸说,而律诗始备”(赵翼《瓯北诗话))。到了唐代,律诗成熟,形成了五律、七律、五绝、七绝、排律(或长律)等多种样式。此后,又出现了词、曲等数以千计的格律形式。

中国古代的格律诗,以唐诗为例,其格律的概念,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格式,二是声律。具体规范如下:

1.有固定的句式、固定的字数。五律是五言八句,七律是七言八句;五绝是五言四句,七绝是七言四句。

2.一定要押韵,而且一律押平声韵,中间不准换韵。

3.诗句内或诗句间,讲究平仄谐调,有多种固定体式。

4.律诗的中间两联,即颔联颈联(或叫第二,第三联),要求对仗。

请看杜甫的《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五首》之一:

常苦沙崩损药栏,

平仄千千仄仄平

也从江槛落风湍。

仄平平仄仄平平

新松恨不高千尺,

平平仄仄平平仄

恶竹应须斩万根,

仄仄千千仄仄平

生理只凭黄老阁,

平仄仄平平仄仄

衰颜欲付紫金丹。

平平仄仄仄平平

三年奔走空皮骨,

平平仄仄平平仄

信有人间行路难。

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为七律。七言八句,平仄格式为仄起第一式:押韵,第一句入韵,一、二,四、六、八同韵,为正例。对仗,在中间两联出现,这都符合七律的格律要求。

格律诗的审美特征有三:一是诗的形式美。格律诗的形式有一定格局,篇有定句,句有定字,四联具有起、承、转、合之规律,整齐之中寓变化。二是音乐美。平仄,节奏,韵律,都是诗歌音乐性的表现。音乐美是诗歌格律的重要构成因素。三是语言的精炼美。格律诗对字数的规定和限制,要求诗人剔除语言的芜杂,提高语言的纯净度,甚至为—字之“精”,而苦心经营,古人有对律诗的“字字珠玑”之赞叹。

中国古代的格律诗到了明清时代已经衰微,特别到了近代,古典诗歌的创作走向僵化,“滥调套语”,“无病呻吟”,而且形式上的种种限制和古汉浯与现代口浯的严重脱节,使它不适于表现日益复杂的社会生活和人们的真实的思想感情。正如胡适所说:

“若想有一种新内容和新精神,不能不先打破那些束缚精神的枷锁镣铐。”(《谈新诗》);

五四新诗的出现,以白话代替文言,打破了传统的诗歌形式,实现了“诗体的大解放”:在引进西方自由诗体,自由诗大量涌现的同时,新的现代格律的倡导和实践也已出现。现代语言的提炼,诗歌格式的创造,音韵方面的出新,使它与自由体并峙而显新诗之繁盛。

中国现代格律诗的倡导者,当首推闻—多。他的关于格律诗的主张和他的艺术观点有密切关系。他不同意郭沫若的诗是“流”出来不是“做”出来的说法。他认为,艺术重在创造,也就是说,诗是“做”出来的。他指出,有的人“只认识了文艺的原料,没有认识那将原料变成文艺所必须的工具”,因而提出建立新格律诗的主张,要求诗的感情要“克制”,艺术高于个人,诗要讲究“音乐的美”(音节),“绘画的美”(词藻)和“建筑的美”(节的匀称和句的均齐)。并亲自做了实践。诗集《死水》就是这种实践的结果。且引《死水)——诗中的一段: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玻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这首诗体式极为严格。从外形上看,每句九字,每节四句,排列起来非常整齐。从韵律上看,每句四顿组成,循环往复,节奏鲜明,加上双行押韵,更增强了音乐效果。从用字上看,以美写恶,色彩艳丽,更显出外美内丑的反差。此诗很好地验证了诗人关于现代格律诗的理论。

但是,由于有的跟随者,没有充实的内容,单在字数的整齐上下功夫,流弊所及,出现了“方块诗”、“豆腐干诗”的形式主义倾向。现代格律诗因此由盛而衰。建国以后,重提建立现代律诗的,是何其芳。他在《关于写诗和读诗》和《关于现代格律诗)两篇文章中,详细具体地阐明了自己的想法。其主张要点是:

第—,“每行的顿数一样”,“可以有每行三顿、每行四顿、每行五顿这样几种基本形式”,必要时“顿数也可有变化,只是这种变化应该是有规律的”。

第二,“每行的收尾应该基本上是两个字的词”,因为这适应现代汉语双音词多的特点。

第三,有规律地押韵,但“押大致相近的韵就可以”,而且可以不一韵到底,允许中间换韵。

第四,诗行排列大体整齐、匀称。

在当代诗人中,浪波是致力于建立现代格律诗的一个。让我们引他的《茶花曲》中的两节:

春雨沙沙,春雨沙沙,

巧姑娘窗前,巧绣手帕。

不绣牡丹不绣芍药,

北方人偏绣南国茶花。

巧姑娘,这是为啥?

燕儿喳喳,燕儿喳喳,

巧姑娘含笑却不回答;

她望着墙上立功喜报,

酒窝儿泛起两朵红霞。

巧姑娘,你想什么?

这首诗两节的前四句,每行顿数一样,均为四顿,每行结尾都多是两个字的词,而且一韵到底;但第五行改为三顿,这样就整齐而不呆板,变化而有规律。

但是,当前象这样严格的格律涛还不多,比较流行的是每节四行,隔行用韵,但每行顿数不等的半格律体。建立现代格律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要有理论的倡导,而且要进行艰苦的艺术实践。在这个过程中探讨和争论是必要的。只要我们坚持“律随情移”的原则,坚持形式是诗美的重要因素,在继承和借鉴中外诗歌遗产的基础上,进行不懈的探索和创造,为广大读者所喜爱的丰富多采的新格律诗,一定会建立起来。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