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妈妈讲故事 !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谚语 >

有些气象谚语,重庆并不适用(图)

时间:2018-05-16 11:47 点击:
有些气象谚语,重庆并不适用(图) 气象,测报,重庆,

昨日,市气象局,参加比赛的气象测报员集体看云识天。


  昨日,市气象局,参加比赛的气象测报员集体看云识天。

  本版图/重庆晨报记者 黄宇 摄

  重庆常见的云,冬天为蔽光层积云、雨层云、蔽光高积云,与之对应的常为阴天;夏天则为淡积云、碎积云、透光高层云、透光层积云、卷云、积雨云;春秋季的云,时常由上述云朵交替出现。

  “重庆所能看到最漂亮的云,是浓积云。”郭家隆说,浓积云常在夏天露脸,很像花椰菜。

  目前全国绝大部分地区仍是人工看天,重庆处于山区,天气预报难度也增加

  昨日,第四届重庆市气象行业职业技能竞赛举行,80名戴着墨镜的气象测报员来到市气象局旁的空坝里观云识天。他们平时的工作,就是跟云打交道,并用最短的时间,判断出老天的心思。之所以要戴墨镜,是为防止光线影响观天。

  云彩是天气风向标

  昨天的这场天气测报比赛可谓高手云集。高手过招,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上午11点25分,当“开始”的口令下达后,天空中白花花的云层,正式进入了测报员们的视线,他们戴上墨镜,抬头望天,比比谁能更精准地读懂老天。

  44岁的冯秀玲站在队列里,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天空。她和她的同行们正眯着眼跟云层对话,低下头时,他们必须将抬头所见的景象记下,并通过默算,计算出云层的高度…“云天观测”,是这些气象测报员的看家本领之一。

  此时,主城区温度13.6℃,天空中白花花一片,云层黏作一团,没有丝毫颜色区分,这是外行人眼中的天空。但在冯秀玲眼中,则是另一番景象天空今天很简单,就飘着一种云,云底有明显的波浪起伏,它的名字叫蔽光层积云,这是阴天、间歇性阴雨天,重庆最常见的云。

  “一般情况下,蔽光层积云常跟碎雨云搭档出现。”冯秀玲盯着天空,努力搜索着碎雨云的身影。“碎雨云形状多变,像碎片一样的,这种云本身不产生雨,是在降雨后雨水蒸发上升所致。” 冯秀玲觉得,天空的每一朵云,都是老天变脸的风向标。

  云的种类多达上百种

  80名气象测报员跟天空的对话正在紧张进行,空坝的另一头,5名充当裁判的资深测报员也在打望天空,他们,将制定出此次比赛的标准答案。

  在10分钟的时间里,测报员们得读出云层高度、云朵名称等5组数据,这些数据被他们称做“老天写在脸上的心思”,读懂它,就能读懂未来的天气。

  “结束,停止!”哨声响起,裁判员之一、市气象局观测与网络处副调研员郭家隆得出结论,云的种类跟冯秀玲观察的一样:蔽光层积云。云高,1800米,这是按照平均数算出来的。5名裁判分别根据不同的参照物进行测算,一个算的是2100米,一个是1300米,另外三组数字在1600-2000米之间,去掉最高、最低数字,1800米是平均数。

  像郭家隆这样的资深测报员,在行内被称为教练,他已跟重庆上空的云朵打了30多年的交道,郭家隆说:“每朵长相、内涵各异的云,都有它专属的名字。”根据云的外形分类,可以把云分为高、中、低三大云族,29个类别,但云的种类,多达上百种,被称为老天的表情。

  “重庆所能看到最漂亮的云,是浓积云。”郭家隆说,浓积云常在夏天露脸,很像花椰菜。

  大部地区靠人工看天


  每个气象测报员,心中都有一本云的族谱,学会跟云对话,是入门必备的基本功。郭家隆说,在重庆,老天频繁变脸,云的生成、分布情况、演变等,往往预示着未来天气的变化。不过仅凭对云的判断,是无法做出精准的天气预报的,接下来,还得综合观测地点的地温、云能见度、降水测量、风向风速、气压等海量信息,才能作出正确的天气判断。

  “重庆目前有150多名气象测报员,分布在全市34个站点,他们中的高手,能将4000米能见度的预报误差,控制在100米内。”郭家隆说,目前气象自动化并未全面推进,在全国绝大部分地区仍是靠人工看天,为预测天气提供支撑,云层高度、云朵类别等大量为天气预报服务的数据,均需测报员们用眼睛读取,有条件的站点,再加以数据佐证。

  此外,重庆处于山区,受青藏高原等大地形的影响,天气预报难度也被增加。此外,贵州、广西、湖南等地也是天气预报最难的地区,均有大批气象测报员活跃。

netease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