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妈妈讲故事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想念的句子 >

长淮诗典(218期)

时间:2018-06-05 11:04 点击: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关注长淮诗典公众号】 张克社,江苏泗洪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有300余篇诗歌、散文、小说在全国各类报刊发表。著有诗文集《淡淡茶香》。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关注长淮诗典公众号】

长淮诗典(218期)

张克社,江苏泗洪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有300余篇诗歌、散文、小说在全国各类报刊发表。著有诗文集《淡淡茶香》。2010年9月,大型话剧《大湖濯缨》(合编)由江苏省话剧院公演。有剧本、诗歌、散文多次获全国各类奖项。

长淮诗典(218期)

更难能可贵的是,张克社对诗歌干预社会现实生活的内涵的发扬。“立言立德立志”的传统,在张克社的叙事诗里特别明显,充分体现了诗人的三观和格局,更表现了诗人的忧思和悲悯。我一直认为没有悲悯之心的诗人不是真正的诗人,哪怕悲悯的对象已经不合时宜,但悲悯都应该是一个真正诗人热爱生活关注生命的特有品格。

——徐慧

张克社近作二十首

理发匠

他和老去的时光在一起

在一棵树下

他和一只炉子、两条凳子在一起

找他理发的人大多和他一样老了

在树下

他用推子推去他们头上杂乱的头发

更老年代的发型就在他的推子下出来了

而后,他开始给他们刮脸

他的手多么灵巧

在树下

他的手比鸟的叫声更让他们愉悦

他会让他们想起青春,想起往事

在树下

他会举起一面镜子让他们看着自己返回青春

后来,那个理发的人走了

在树下,那只炉子和那条凳子也走了

现在的树下空空的

空到无

空到没有人记得这里曾有一个理发匠

曾有一群来理发的人

曾有鸟的叫声

让一些年老的人想起往事

想起青春

海风吹不到这里

铁轨通不到这里

抓住这里的,是一座座山上伸过来的小路

托起这里的,是一片黄色的泥土

黄色的土,在日子里凝结成砖坯的土

让日子方方正正

让时光八面来风

让一个八岁的女孩背起一个不到一岁的弟弟

让一张没有沧桑的脸上有了秋后的空洞

无奈的目光无奈成黄土

黄土长出一棵又一棵矮小的树

女孩的背上露出弟弟的眼睛

多么清澈的眼睛

让你想起葡萄,想起水晶

想起天上的星星

想起一切纯真无邪的事物

一个没有长大的忧患

背起一个没有长大的纯真

一阵吹起黄土的风

一片水晶一样透明的天空

女孩

她把自己饱满成石榴

让一个早晨的阳光照耀她

她也照耀着

遮不住的青春四溢

让一个季节娇好

扒开她的手会粗实而又肮脏吗

一阵有些凉的风

让一粒粒泪珠从她体内滚出

悬挂在枝头多好

她永远是树的骄傲

她想念母亲

玉米地里的女人

玉米长高了

比女人更高

女人直起身

长长吁出一口气

汗水从额上滚下时

也在身上爬行

蛇一样的游走

挠痒了她沉睡已久的心

擦去汗水

泥土在她脸上画出一片彩虹

一阵风吹过

她的头发在风中飘起

玉米快要成熟了

男人还是没有音讯

一头站在饭店门前的驴

它被拴在饭店门前

它无法走动

它的眼里流出泪水

流出装不下的悲哀,恐惧

它听到它同伴诀别的叫声从院里传来

它抖动

它听到街上人来人往的脚步声

它抖动

它抖动

它不停抖动

它闻到了肉香

自己的肉香

它看到一只苍蝇飞进香里

唱着它听不懂的歌

它感到一把冰冷的匕首

一点一点刺破它的心

长淮诗典(218期)

那条雨巷

幽深的巷子响起你的脚步

青砖碧瓦

老树落寂

飘过的纸伞还飘在空中

花香袭人

横斜一根落光了叶的枝

追忆

丁香愁怨

草木萋萋

下着的小雨一直下着

你的背影

你的魂灵

你的浓浓的爱

泼满青砖

泼满寂静

在小巷的墙壁上斑驳

在翘起的飞檐上淋着雨

前窑小镇

这是瓦碴子铺成路的小镇

这是瓦碴子堆起院子的小镇

这里的茅房墙壁是瓦碴子

这里的泥土也埋着瓦碴子

这是一个由瓦碴子构建起来的小镇

窑早已废了

这里只有窑的名字

只有瓦碴子

怀抱一条河的瓦碴子

怀抱一片芦苇

一把二胡

一河朗照的月光

穿越

千年的诗

还有一双写诗的手

在日子里翻检疼痛的关节

九月,前窑的丘陵凋零绿色

种下思考

种下迟疑后的觉醒

那一刻

让我是你拉起的弓

是你的弦

是你的山核桃

是你的红心山芋

是你加速的心跳

是你刚刚吐出的梦

在梦中

是你黑夜里一只小小的莹火虫

想念一条河流

围绕家乡的河流围绕着丘陵

围绕着庄稼和树

树总是很卖力地生长

总是长不大

总是结很少的果子

很甜

河边的芦苇长久向远方瞭望

苇花飘起

在它瞭望的方向纷纷跌落

像我迈出的脚步

像我的忧伤

我的忧伤河水一样流淌

在有月的夜晚

河水的语言是我所有梦想

柔和,轻慢,悠长

漂泊的渔舟倒映月光

拉二胡的人还在拉着二胡

月光在水面破碎

听二胡的人泪流满面

望着天上的月

思念故乡

一阵风

让尘土飘起来

让纸屑飘起来

让落下的叶子飘起来

旋转在空中

让女孩的裙子发出声音

让所有的窗户都关上

拒绝风和风中的一切

迎着风的人

和风一样孤独的人

忘了跟在风的后边

享受一次被簇拥的感觉

忘了捡起

被风吹落的一朵花

秋日午后

一只麻雀在一棵树上跳跃

它的颜色和树叶的颜色很接近

它的颜色和树干的颜色也很接近

麻雀跳就像树叶在跳

就像树干在跳

就像时间在跳

就像我在跳

我的目光是跳跃的麻雀

在午后

在静谧的阳光中

孤独而温馨

探家的女儿从屋里飘出香甜的梦

这个午后

我在一种类似孤独中幸福

我的目光在窗外的一棵树上幸福

以后还会有这样的午后吗

有些孤独中的温馨

有些温馨中的孤独

或许会有

但我相信我很难再看到一只麻雀

一只树叶一样颜色的麻雀

一只树干一样颜色的麻雀

那个时候

我的目光已浑浊

面前的树会成为一团很大很大的黑影

洗衣老妇人

她用手搓洗日子

用水漂白尊严

路边

她的孙子捧起盆中皂水

吹出

色彩斑斓的梦幻

洗去的艰辛

浑浊在清清的水中

沉淀一些往事

儿子的脚步在思念中模糊

她停下手

抬头看一眼在灰头灰脑中快乐的孙子

起想她偷摘桃子的事

那片桃树真美啊

她摘了别人的桃子

别人摘了她的爱情

长淮诗典(218期)

老妪

山背在背上

蹒跚的脚步蹒跚在岁月

串起一声叹息

靠近垃圾筒

她把低下的头低得更低

用手中的火钳

在翻

腐败的气息

一阵一阵扑向她

她全神贯注

在翻

或许她可以找到她需要的垃圾

或许她只能承受气息的腐败

俯下身去的老妪

俯下了她的矜持和虚荣

在寻找

别人丢下的她需要的东西

我肃然起敬

在她用她有些颤抖的手

把掉在地上的垃圾捡起的时候

在她把腰挺得直些

用拿火钳的手背擦去额上汗水的时候

我看到了她的脸

她的年龄有我母亲那样大了

脸上深深的皱纹里

埋藏着柴米油盐

薅草的女人们

薅去杂乱的多余的

她们让自己赤裸在草丛

赤裸成一株草

一片叶

赤裸成她们自己

和她们散发出奶香的希望

她们把草丛当做草原

她们在草原奔驰

她们是自己的马

她们是没有人驾驭自己驾驭自己的马

她们在马蹄下绽放

她们绽放成一朵花

她们寂寞

她们等待

她们让自己绚烂在每一株草上

一只蝴蝶飞过来

一阵风吹过来

一缕阳光照过来

世界静默

环卫工

用扫把叫醒黎明的人

用责任叫醒自己

而后,用愿望

让这个世界整洁,清新

奔走的人看不到她

那时

她会在某个角度

喝她带来的杯里的水或者

吃她带来的饼

她的眼睛从没离开过路面

每一个随手丢下的垃圾

都挑动她的神经

都是她的痛

还有的时候

她的身边会有一个孩子

小小的孩子

会用小小的手

不停捡起

拿得动的垃圾

我的鼻子有些酸

为这个城市

羞耻

河边守望者

河边是他的领地

草木是他的臣民

花呢,是他可爱的女儿

他,随流水而逝

又随流水而来

洗净天空的雨

洗净他的忧伤

他的疲惫

洗净他骨骼的份量

一片落叶太重

一份爱太轻

日子,用心拂拭

雨后的清新

有一捧黑土在唠叨

那是妻子生前的声音

有一朵花在凋零

那是八岁女儿在水中的倒影

有一群鸟在飞翔

那是一个孩子落水的惊恐

而后,他奔跑

他跳入水中

而后,醒来的孩子在他母亲怀中痛哭

他又回到河边

他的领地

他和他的臣民在一起

他和他的花朵在一起

四十年

他在流水中老去

他也在流水中年轻

流水流着

流水流着他生命中凋零的那朵花

流着他身边不停唠叨的那捧土

一个流浪汉

他用树的表情走在人群

同样,他像每一个人一样

用双脚走在树林

他的语言是你能见到的一切事物

花和草,鸟和虫

阳光和月亮

风和雨

他的蓬乱的头发让人想起荒野

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里藏着些怯懦

似乎还有些温馨

有人看见

那时,他和一群孩子在一起

长淮诗典(218期)

坐在门边的乞丐

他把目光投向屋里的光亮

在这夜色

他被坚硬的玻璃挡在门外

他的目光,他的从没停止过渴望的目光

让他穿透玻璃

穿透遗弃和冰冷

穿透一束光

门没有打开

门被锁上

锁门的人早已离去

在自己温暖的小屋

寒冷被挡在门外

风被挡在门外

风吹过来的鄙视被挡在门外

他坐在门边的鄙视中

用蜷缩的身体挡着

他冰冷手中的一串钥匙

我这个人

1

我一再接受我想拒绝的人

我变得越来越郁闷

时间就像窗前的树叶

一片一片凋零

枝上的叶越来越少

地上的叶越来越多

谁都知道

这有点本末倒置

但我还是在接受我想拒绝的人

就像一池水

风一吹就有了波纹

2

现在

我可以听风吹过我的窗前了

我可以看风中的叶在动

在凋零

那些变枯的颜色

在老旧的绿上

讲述往事

我一直在回想春光

回想幼芽

回想一些飞来的鸟

和鸟的叫声

我为一根落尽了叶的枝伤心

它孤孤的样子

让我想起风干了的尸骨

3

我一直不想走出房间

外面的人太多

外面的宠物太多

外面的车和别的声音太嘈杂

但我总要走出房间

我需要阳光

需要雨

需要食物

和食物之外的问候

微微的笑容

4

我一直都站在岸边

一年四季

叶芽,长叶,枯萎,凋零

我一直都想随水流走

从少年到青年

现在,我到了中年

我还是站在这儿

还是一年四季

还是想随水流走

这是我终身的想象了

我的根就扎在这里

拔出根

我就不再是我了

我会死去

像一截随水流走的枯木

游牛首山

1

爬一座山你就走进一座庙

一些香火

一些银杏树

一些飘过来又飘过去的诵经声

我不诵经

我与山上的树一同沉默

与石子一样无语

与草一起修炼

绿一季,枯一季

死去

又复活

复活成我

比我更年轻的我

骑着一头牛

唱儿歌

2

祈福的人要远离那些金碧辉煌的表象

向下,再向下

穿过无声的等待和向往

穿过轮回

穿过虔诚的心愿

在另一处金碧辉煌中

与卧佛的美同在

在一束一束灯火中

靠近佛

而后,用数千尊佛像包容你

瞻礼舍利

注满心智

3

佛塔在上

芸芸众生盘山而上

奔走的人,席地而坐的人

靠近佛塔看人间

满眼的绿

嵌两潭碧清的水

仰望天空

寻找圣地

4

两个孩子在佛塔前打闹

佛笑了

雨打在窗上

打在窗上的雨悄无声息

它们像一条条蚯蚓或者蛇爬行

它们流淌的样子很孤独

让我想起一条河

一条流过家乡的河

流过一片丘陵

流过相思

在每一棵没有长大的树梢眺望

在我心上

用爬行酥痒我

胳痛我

我可以看到她送给我石榴的样子

她把石榴包在她给我洗过的衣里

她把体香和心思也包在她给我洗过的衣里

穿在我身上的衣

早已被时光打磨得旧了

那只石榴

和她的体香

让我在恍惚中回到过去

我知道已回不到过去

她在我上学时嫁给了别人

一个比她大好多的人

一个当了干部的人

听说,她出嫁那天下起了雨

绵绵不断的雨

打在窗上

悄无声息

雨水就像一条条爬行的蚯蚓或者蛇

雨水孤独

雨水就像从她眼中流出的泪

长淮诗典(218期)

悲悯,在不老的诗心里荡漾

——读诗人张克社的叙事诗

徐慧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