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妈妈讲故事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一个被拐卖善良女子的悲情故事

时间:2018-06-30 09:18 点击:
一个被拐卖善良女子的悲情故事 2000年1月17日 11:26 南方日报 回家过年,这是让人感到多么温馨的事啊!可是,对于被拐卖到阳山县东山乡大山深处的四川籍女子罗桂莲来说,却是如此艰难和痛苦。这条回家过年的“路”啊,她“走”了整整6年多。15日清晨,当本

一个被拐卖善良女子的悲情故事



一个拐卖善良女子悲情故事 2000年1月17日 11:26 南方日报

  回家过年,这是让人感到多么温馨的事啊!可是,对于被拐卖到阳山县东山乡大山深处的四川籍女子罗桂莲来说,却 是如此艰难和痛苦。这条回家过年的“路”啊,她“走”了整整6年多。15日清晨,当本报记者和阳山县公安局民警接她走 出深山,踏上返乡之路的时候,她的命运发生了“做梦”一样的逆转。梦里呼唤了千万次的父母和哥哥很快就能见面了。可是 ,在东山乡那低矮简陋的小土屋里,留下了6岁的儿子和哇哇啼哭的刚满1岁的女儿,还有老弱病重的两位老人和失去劳动力 的“大哥”,罗桂莲又禁不住一步一回头,泪水不停地往下流。被骗在阳山县公安局的休息室里,罗桂莲红着眼圈断断续续讲 起了她被拐卖的悲惨遭遇。

  小罗的老家远在四川省中江县妙丰村,1993年她从德阳市仓山中学高中毕业就随同老乡前往上海打工。但她所在 的霓虹灯厂每月工资仅100多元。半年后,她听说广东容易挣钱,就怀揣着100多元钱只身一人乘火车来到广州。早晨, 出了站台,面对人山人海的广场,小罗茫然了:去哪里找一份工做呢?这时,一名40多岁的中年妇女走到了她的面前,操一 口普通话温和地说;“小妹妹,你去哪里?”小罗抬起头来,见是一名面善的阿姨,就把自己想找工作的事儿告诉了她。这名 中年妇女热情地说:“有一家工厂正在招工,我带你去,我看你一个小姑娘怪可怜的。”单纯的小罗以为碰上了大好人,就跟 着她坐上了一辆长途汽车。经过几小时的颠簸,车停在了一个小镇上。阿姨把她带到了一个60多岁的老头家里,然后对小罗 说:“下面由这位老伯带你去,我先走。”

  跟着这老头,小罗高一脚低一脚地又走了几小时的山路。她越来越疑惑:这是什么地方?哪里有工厂?但是不跟着他 ,自己又该往哪里去呢?傍晚时分,他们走进了山沟里的一个小村子,在一间低矮的土屋门口停了下来。老头一把将她拉进了 土屋,几个男人立即将门口堵死了。他们在叽哩呱啦地说着什么,小罗一句也听不懂。当晚,邻居们都来喝酒办“喜事”了, 小罗怎么也没想到就这样被卖给人家做媳妇了。

  小罗不吃不喝,一连几天哭呀闹呀,碗砸了,锅也砸了,可是这家人总是陪着笑脸,没有骂她,也没有打她,只是不 让她出门。4天后的夜里,她的男人,17岁的陈顺金压在她的身上。这是个凄风苦雨的夜啊,小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这不知叫什么地方的黑暗角落里,她失去了花季少女的童贞。后来,她才知道,这里是阳山县东山乡的深水岩村。阳山的 东山乡是广东最贫困的“四大金刚”之一,小罗所在的村,大多只能靠玉米糊来填肚子。陈家的老大陈甚养30多岁了,也没 钱娶老婆,他咬着牙,自己不结婚,倾其所有,东拼西凑,才为弟弟陈顺金买了个老婆。苦斗罗桂莲不停地哭,哭得声音都哑 了;她不停地流泪,流不出的泪咽到了肚子里。

  她恨,恨那个人面兽心的人贩子;她想家,想爸爸,想妈妈,想哥哥……亲人啊,你们可知道无助的桂莲在受罪!小 罗想到了死,可自己才20岁哪,一定要活下去,活着去见自己的亲人……但这里面对的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两位老人年 迈有病,大哥坐骨神经有问题,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这个徒有四壁的家只能靠陈顺金一人支撑。看着这些苦难的人,善良的 小罗慢慢地原谅了这个可怜的人家。她不再以泪洗面,开始默默地干家务,干农活。几个月后,她学会了当地的土话,跟邻居 相处得也很融洽。乡亲们都夸她是个贤淑的好媳妇。

  可每当夜深人静时,小罗又开始想家了。她低低地啜泣,憨厚的陈顺金只是陪着掉泪。不久,小罗怀孕了,生下了一 个男孩,给这个被贫困笼罩的家庭带来了暂时的喜悦。由于没钱买补品,母子俩又黄又瘦,那个圆圆脸、双颊红润的川妹子变 成了一个憔悴的山里婆娘。一年、二年、三年,小罗在山沟沟里苦苦地煎熬,她没有离开过这个山村一步。陈顺金渐渐地也就 对小罗放心了,便带着她到东莞打工。为了挣得几元钱,两人夜以继日地苦干着。有时,小罗想找机会逃走,可是一天天长大 的孩子揪住了她的心:等帮他们多挣点钱再走吧!可是很快没活干了,只好又回到了那个大山里的村庄。以后的几年里,小罗 只有几次到乡镇集市的机会。趁此机会,她给老家发出了一封求救信,她想念亲人,哪怕只是回家与他们过个团圆年。当信发 出后,小罗开始了长长的等待。

  1999年初,小罗又生了一个女儿。可孩子刚刚能喊“妈妈”时,在外打工的陈顺金得了病,东挪西借凑了几千元 钱治病,病没治好,只能抬回家,最后死在家里,年仅26岁。此后,小罗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年迈的老人、生病的大哥 、幼小的孩子只有靠她了。雨里、风里,小罗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多少年了,她心里还是有一个愿望:能回家与 爸爸妈妈和哥哥过一个团圆年!回家其实,家里的人也盼望着与小罗早日团聚。小罗的哥哥祝林也一直在寻找妹妹,一年又一 年,一点消息也没有,全家人抱在一起不知痛哭过多少次。“桂莲,你在哪里呀?”妈妈不止一次地深情呼唤。1999年4 月,罗祝林意外地收到了桂莲的来信,立即南下广东寻找妹妹。在本报系列报《南方都市报》记者廖笑非、黄皓的陪同下四处 打听寻找,可是踏破铁鞋终无觅处。最近,本报又获得桂莲的消息,便派出了两名记者,联合清远市委新闻秘书再次前往阳山 县寻找。

  15日清晨,阳山县公安局黄学优等民警制定了周密的解救方案,然后前往解救。记者和民警冒着大雨驱车数小时来 到陈家,小罗见到民警和记者时愣住了,待记者说明来意后,她悲喜交加,痛哭失声。民警和记者带着她离开这个小山村,一 路的雨还在下,和着她的泪水。有着幸福,有着辛酸,有着依恋,孩子的哭声久久萦绕在心头。可是,小罗也想妈妈,也想回 家过个团圆年。

  在清远市公安局派出的专车上,记者试图用四川话与小罗交流。她说得显然很吃力。其实,大山里6年多的封闭生活 ,不仅仅改变了她的乡音,更重要的是在她心上蒙上了重重的阴影。当清远市委新闻秘书塞给她钱时,她感激地哭了。“别哭 了,放心回家过年吧,孩子和老人,我们会想办法的。”小罗看着陌生的新闻秘书连声道谢。

  小车朝着广州驶来,桂莲又来到了曾经“伤心”的都市。记者将小罗安顿好后,正马不停蹄地与四川省、德阳市驻广 州办事处和有关部门联系桂莲返家的事。我们相信,桂莲很快就会回家过年了!

  本报特约通讯员华海本报记者张海燕廖笑非







一个被拐卖善良女子的悲情故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