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妈妈讲故事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卡丘微信读诗课》热议蒋一谈“截句”:一种新文体

时间:2018-07-11 12:00 点击:
《截句》是诗人、作家蒋一谈历时七年创作出的一本诗集,但这本诗集不同于现在国内出版的诗集。蒋一谈创作截句的灵感源泉,来源于中国古典诗词和现代西方诗歌,并

蒋一谈 / 新星出版社 / 2015

《卡丘微信读诗课》第1期于1月3日晚8:30-10:30在《卡丘》微信群举办,由新星出版社与《卡丘》诗刊联合主办,这是今年第一场微信诗歌活动。500人的《卡丘》微信群是《卡丘》诗刊的大本营。据《卡丘》主编周瑟瑟介绍:《卡丘》推出了5期,诗歌纸刊与微信形成了一个线上线下的强大互动平台。《卡丘微信读诗课》通过系列诗人的文本细读与问题讨论,呈现“我与中国新诗百年的关系(影响、变革与未来)”。

《截句》是诗人、作家蒋一谈历时七年创作出的一本诗集,但这本诗集不同于现在国内出版的诗集。蒋一谈创作截句的灵感源泉,来源于中国古典诗词和现代西方诗歌,并结合了截拳道大师李小龙“精简、直接、非传统性”的思考与行动理念。从某种意义上讲,蒋一谈创作的截句,填补了当代中国短句诗歌写作的空白。“截句”这一诗歌写作理念,也是在国内外首次正式提出。截句,21世纪中国文学崭新文体。

周瑟瑟在“主持人的话”里说:从《截句》中选出40首供大家讨论与交流,中国新诗一百年即将到来,“百年不遇”是中国人对时间流逝的一个态度,今年我们遇到了,出生于上世纪60、70年代的写作者,大多数人有少则十几年、多则二三十年的创作时间,经历了朦胧诗后期、第三代诗歌、新世纪知识分子写作与民间写作的激烈碰撞、分野,以及网络诗歌运动,到当下的微信诗歌时代,从传统走向现代,从思想觉醒、语言启蒙到人本主义的回归,我们的现代诗歌构成了一部语言启蒙史与当代中国心灵史。

蒋一谈之“截句”正是新诗百年这个时间结点出现的一个有个性的“截面”,他的个性写作具有一定的启蒙思想倾向,他有一个强大、复杂的传统:从五四时期的宗白华、冰心的“小诗体”,到上世纪80年代赵朴初确立的汉俳,后来还有两个诗人必须提及,那就是顾城与海子写下的俳句。顾城的《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以及海子写下的一些俳句。

我们都是有历史与传统的人,但我们如何把历史与传统转化为我们的文化性格?写作是一个人性格的一部分。《截句》是蒋一谈的性格:温润、禅意。他创造、传承与强化了中国人历史与传统中温润与禅意的性格,他抛弃了浅显、哲理与格言式的传统,而把“截句”带入到中国现代诗的新文体形式革命,只是蒋一谈的方式是紧贴于个体的生命体验,并且以新诗现代性语言、逻辑、空间来构造“截句”的力道。他沿着诗歌新形式的生命力道漂亮的起跑、飞行。

我阅读完这部《截句》,要与只读了这40首的朋友强调的是: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俳句,不是小机灵,甚至不是禅意,更不是格言、寓言之类。俳句那种思维方式在禅意上的间离、逻辑性上下咬合,以及从唐人绝句传承而来的意境,都不足以涵盖蒋一谈这部《截句》,至于冰心、宗白华与泰戈尔更是另一条哲理小诗或小语的审美路径。

蒋一谈的写作(包括他的短篇小说)是宏大叙事的对立,是构建一个人的现代主义文学的样本,如果把他的写作看作哲理小诗、禅诗,那是没有看到他纵深的生命体验与开放的现代诗的空间,只是他做了一个巨大的减法,减到了“极简”,他写过长篇叙事诗,不是没有能力写作大诗,不要以为他在写作上偷懒才写一行两行,从他一直清瘦的形体,可以想见他为写作熬得多么狠。

我们这些年大会小会、纸上嘴上没少谈中国新诗的“现代性”问题,但总体而言谈得不够具体,甚至越来越让人糊涂,我去年在桃花潭国际诗歌节上谈到诗歌现代性即诗歌启蒙精神,换了一个角度,但理解者并不多,我看到从政治性的层面错误理解的人反而做了一个反启蒙的反面教材,所以我强调真正的现代诗人必须要进行“自我启蒙”。因为我们的历史局限性处境,当下中国诗歌创造力的停滞,诗歌理论批评的封闭,以及多年来历史原因所形成的中国诗人的自负性格,对“自我启蒙”的拒绝与麻木,都将在下一个新诗百年考验着我们与下一代人。

我认为蒋一谈的“截句”背后是一个现代文人的“自我启蒙”,所以,他的写作与徘句、哲理诗不在一个跑道。他的写作是现代性的表达,只是外在形式上与过去的俳句、哲理小诗有相同的地方。但精神实质变了,内部空间更是全新的。一个现代文人的精神生命与当下现实、时代镜像都在这小小的“截句”中浓缩与呈现。他的这一次亮相,也充满了被误解,甚至被不以为然的诗人的怱视与批评,他对于当前的诗歌群体来说,是一个陌生的闯入者,轻视的态度已经成了当下诗人的常态,他游离于诗歌群体之外,自顾自独立思考与写作,他的兴奋来自于写出“普通人的人间滋味”。

蒋一谈这部书,拿在手上,32开本,白纸黑字,一行两行,已经构成了“一种有意味的形式”,让我想起在上世纪80年代我与诗人成明进发起的“意味诗”。“截句”是现代性的“意味诗”。

蒋一谈身轻如燕,截句之短小,力道之均匀,滑行之自由,无疑是2016年春天里的一道风景。今晚我们以美好的心情来欣赏蒋一谈的《截句》,理解一个有强烈创造欲望、有原创发明才能、有独特写作经验、有生命纵深方向感的诗人、作家蒋一谈的诗歌新文体。


随后大家的发言涌跃,500人的“卡丘微信群”开了今年的第一节“诗歌大课”。

张战:截句具有暴力美学。截句是短平快的扣球,疼痛以一种强制的力量在你的一瞥之间突然降下,闪电般击中内心的某处,洞现你平时不愿看清或没有看清的某种现实。一句两句三四句,不讲章法,暴力而直接地命中。《截句》通过他选择的一个意象或多个意象的并置重叠,蒙太奇的剪辑手法,将作者的主观意图直接输送给读者,不容讨论,也不与你交流,不给你磨磨蹭蹭的时间。你躲无可躲,只有承受。但《截句》的暴力呈现是静态的,不动声色的,犹如北野武的电影。绝境、绝决、痛感、毫无怜悯。《截句》充满暴力的意象选择。

张成德:如果说这是一个碎片时代,蒋一谈的“截句”正是在此刻所产生的一种文体。古有绝句、律体,域外有“俳句”,诗歌边缘今天,“截句”体绝对是一种吸氧!如此将人的精神状态、明心、见智表达出来,这种化繁为简的形式,正是中国画中的“写意”。也是西方一种“抽象”的艺术。“说不可言说,然不可言说的说;是怎样说?”一切尽在顿悟中体验。这种体验置身于大众体验。这类:“逸品”俗人不可修为;妙就妙其无格式、定理、推论;妙就妙于众生的体验中获得智慧、释放。既不是“格言”又有别于“格言”;即不是“哲理”又引众家言说归于法,不是法,非法所得!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